泳裝美女寫真-蜜桃之心聊天室買3000送3000

關於部落格
泳裝美女寫真-蜜桃之心聊天室買3000送3000
  • 7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學占星課被校方喊停 老師稱學生沒時間研究

 dogcatcher占星課的學生期末答卷   ■盤主是一位80後優秀的攝影師、書籍裝幀設計師。  ■學生答題時只有其出生信息,並不知道他的身份   晨報記者 金文婕   又到了一年一度處女座被“黑”的時段。   不過,占星師們告訴你,下次看到“某公司招人不要處女座”這樣的新聞,大可嗤之以鼻。的確,很多HR對星座很感興趣,HR去學占星、學心理學的也很常見,但在面試時,他們不可能直接問應聘者精確的出生時刻、出生地點,因此,單憑太陽星座,即你的陽曆生日可推算出的星座,再厲害的占星師都無法說出你完整的個性。   儘管占星師始終認為神秘學或是玄學才是占星應屬的範疇,但占星仍不斷受到各方挑戰。這不,這學期,上海某名牌中學的占星興趣發展課也悄然下架了。   事件   上了2年的占星課,被校方悄悄喊停   給學生看盤聊職業志趣   2014年9月1日,又一個新學期的開始。對上海某名牌中學高三的學生來說,他們的課表與一年前的變化並不大,不過在“興趣發展課”的選課表裡,將不會再有“占星”這一選項。   導演“占星”這門課的老師,dogcatcher,雖然在占星圈內已小有名氣,但當“老師”與“占星愛好者”兩個身份重疊時,依然不願以真名現身。1985年生人,復旦數學系畢業,心理學教育碩士,在教書之前,曾是名“程序猿”,現在吃回老本行,是一名高中數學老師。   教書之餘,dogcatcher最大的愛好就是研究占星,所以當有機會開設興趣發展課時,dogcatcher選擇了這門古老、神秘而又備受爭議的課程。   “我們不說‘星座’,我們說‘占星’。”dogcatcher說,星座只是占星這個概念里很小的一個分支,而占星的主要任務是看星盤。   星盤是什麼東西?它是你出生那一刻天空中星體排列位置的星圖。對只粗淺知道十二星座的人來說,星盤是一個充斥了線、夾角、阿拉伯數字、希腊文符號的幾何圖案;而對占星研究者來說,他們似乎能從這個圓里解讀出你的性格、財運、事業、感情趨勢,甚至不需要見你一面,只需要知道你確切的出生時刻和出生地經緯度。   “我的占星興趣班主要就是介紹怎麼看星盤。通俗說,就是怎麼把星盤語言翻譯成大白話。跟所謂的星座運勢完全兩碼事。”dogcatcher說。   學生:多個選擇也不錯   和國外的占星學院不一樣,dogcatcher 的占星課只教職業占星。“占星的內容非常多,你能活多久,會從事什麼樣的職業,和父母關係怎樣,愛情怎樣等等。但未成年的學生不管在理解力、認知水平,還是對人生的理解程度上,肯定更適合探討職業、志趣方面的話題。”此外,dogcatcher專註於職業占星的另一個理由是,他認為相對於主觀色彩較濃的情感類占星,分析職業更客觀。   興趣課上,dogcatcher會拿出一些名人的星盤,在不告知盤主姓名的情況下,讓大家用掌握的看盤知識分析盤主可能從事的職業,最後揭曉答案。   課餘,dogcatcher還會為有需求的學生看盤,甚至還有別的老師也會來找他算一算。“我還經常幫學生找東西,起一卦,找到了,他們後來掉了東西第一反應就來找我。”   “老師只教性格和職業,從不會給我們看感情,他說這個不能劇透。雖然很多人很感興趣。”W同學上過一學期的占星課,不過看得出她把興趣和本職分得很清。   今年上半年,dogcatcher接到通知,這門上了2年的占星課不能上了。為什麼會停上這門課,學校校務辦並沒有給出直接答覆,只是表示“我們學校的發展課的確內容很豐富”。不過,停課在學生中也沒引起太大波瀾。   W同學說,她的爸媽知道這門課的存在:“他們叫我不要信,我本來就沒特別信,僅僅參考。照著這個做就沒意思了。”   興趣廣泛的C同學可稱得上是學霸,喜歡研究機器人,準備出國讀工科。接觸占星學後,反而有點糾結:“本來就打算工科這條路走到底的,但老師指出我適合營銷,每次見到我都會說‘你就是Marketing,Mar-keting',在和他談職業之前,我都沒想過還能考慮市場營銷這個方向。”   C同學認為,占星給她打開了一條思路,一方面堅定了應該順著自己的興趣走下去的意志,另一方面,也多了一種選擇的可能:“大學可能還是會讀工科,但也考慮再輔修一門,讀個雙專業。”   對話 dogcatcher   欲啟發學生的自我認知和志趣探索   新聞晨報:為什麼會想到給學生上占星課?   dogcatcher:我認為現在的中小學教育課程體系中缺乏可以引導和幫助學生進行自我認知的一門課。成年人反思自己的人生道路時,大都比較認同“瞭解你自己”比“數學多考那麼幾分”對人的發展更重要。開占星課,希望能給學生在自我認知和志趣探索上有所啟發。   新聞晨報:如果如你所說,占星真的能算準命運,那十幾歲的年齡去觸碰命運,會不會太早?   dogcatcher:考慮到真正瞭解占星學的心理學家和教育學家並不多,我認為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應該是孩子們自己。   新聞晨報:學生的接受能力怎麼樣?   dogcatcher:不是所有高中生都能像我的學生一樣在短短一段時間內卓有成效地學習占星學。   我們學校學生的邏輯能力和批判性思維都很優秀,學習方式比很多成人還理性。僅僅從答卷看,他們學得好不好,和他們是不是相信占星學關係不是很大。臨近期末對占星學仍不以為然的同學,答得比所有人都好; 而投機取巧用軟件解題的同學,雖然得了最低分,但實際上他是站在人工智能的角度去調侃解盤,表達自己對占星學的看法。   這些例子都從側面印證了國際占星大師諾·泰爾的話:占星學不是用來“相信”的,而只是用來“知曉”的。   新聞晨報:會給學生占未來的職業嗎?會不會影響他們高考選專業?   dogcatcher:我會給學生看盤,看未來的職業,但前提是他們自己沒想好,來問我。   至於對學生高考選專業的影響,有,但實際上每個人對他人的影響是有限的,尤其是對那些已經有自己想法的孩子。“90後”在做人生選擇時,想法比我們“80後”要明確,大致知道自己的志趣,他們也會從父母的生活中得到應有的指導。如果問一個高三學生,將來想乾什麼?“80後”當初會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先把高考考好,將來做什麼進了大學再想。”而我接觸到的“90後”學生會說:“我大致去做金融這塊。”他們比我們更有主見。   新聞晨報:學生中有沒有受你的占星課影響特別大的?   dogcatcher:沒有,學生太忙了,課後是沒有時間研究占星的。   另外,除非是個人特別崇拜某位占星學老師,才會受很大的影響,我在我的學生中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新聞晨報:分析過什麼原因導致占星課被停上嗎?   dogcatcher:不讓上了,不一定是學生的反映,家長、學校,可能有很多方面的因素。   學生反饋   既然dogcatcher認為學生自己的感受最適合回答“十幾歲就碰觸命運會不會太早”這個問題,就讓我們看看孩子們是怎麼看待命運這個話題的。   當你得知可以學習西方占星學時是什麼反應?   男生J:一陣驚喜,其他同學的反應是期待與觀望態度並存,期待壓過觀望。   女生W:就仨字:“哦,是嗎?”其他人反應:毀譽參半吧。   女生H:反應是:“看!我說吧!”其他同學反應:魔法課!我們是不是在Harry  Potter(哈利波特)里!   女生G:很興奮很期待,順便看看自己以後會從事什麼樣的職業。   男生C:非常激動。我想起《三國演義》中西蜀的司祭,此人在鄧艾攻破成都時第一個出城投降,並大笑不止,說此乃天意,西方占星學應該與中國占星差不多,所以我非常期待這門課。   聽課之前,對星座/占星學瞭解多少?課程給你最深刻的印象和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男生J:課前對占星的瞭解只停留在網上瘋傳的星座運勢或小說中的奇幻描寫。對實際的占星學可謂一無所知。與我預期不同的是,課程並不與所謂財運等星座運勢的分析有太多相關,卻更關註個人心理的演繹。通過星盤這一工具,我對自己、對同學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女生W:課前我根本沒聽說過占星,一直對星座持無聊態度。課程比我想象的要專業很多,很玄的樣子。印象最深的是各種奇怪的星盤(如林肯先生的)。   男生C:聽課前對星座並不瞭解。最大收穫是由已知公設分析、結合具體行星包含意義而推出心理意義的過程。   男生F:課前我對占星沒有任何瞭解,只是偶爾會看一下星座運勢。課程內容十分系統詳細,這裡的水很深啊。   如果老師講得不錯,星盤真的能透露宿命、遭遇,你感到害怕嗎?   男生J:我用一首詩回答這個問題:孤舟斜浪雨紛紛,潮起驚濤捲昆侖。既識波流何路去,何畏滿江盡潮生?(老師備註:這首詩是學生原創的)   女生W:害怕?我才不會呢,也不怎麼信。   男生C:假如星盤上的內容是對的,那麼人的命運豈不是定數?這有些宿命論的味道。別人可能會因此而不相信、害怕星座,而我比較相信星盤,因為我的確在星盤上讀出我的某些命運,但也不會因此而感到害怕。人就一命,本來就是幸運,就算是註定,也大可享受一番被命運牽著走的感覺,何況星盤所展示的你不愛的地方,正好可以督促你改進。   你對什麼職業的人的星盤最感興趣?你自己將來願意做什麼職業?   男生J:我對政治家的星盤最感興趣,我將來願意做律師或醫生。   女生W:我當然對自己的星盤最感興趣!因為我對自己的職業規劃非常糾結,沒方向啊。   女生W:我對藝術家的星盤比較感興趣。將來的職業,完全木有想法怎麼破?大概會去讀工吧。爸爸想讓我當建築設計師,這我能行麽?   女生G:我感興趣的是一些科學家或成功創業的企業家的星盤。而我目前對未來的打算是學醫或是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占星vs天文   一場關於“是否偽科學”的持久戰   ○正方:科學已經證明,除了太陽某些時候會對人類有影響,行星和恆星的位置、運動對人類肯定是沒有影響。   ●反方:星體對應的人生命題的規律是在日積月累的實踐案例中得出的,並被不斷印證。   與業餘愛好者最大的不同,全職占星師可以接觸到大量客戶的星盤,當然,也不乏前來挑戰“準不准”的客戶。火星在參加ISAR考試時還遇到過一位理工科的男博士,當初抱著揭穿偽科學的目的接觸占星,不料最後占星反而成為他最大的興趣。   大多數挑戰者的理由,不外乎占星的偽科學性,不過,占星師從不否認占星並非科學,神秘學或是玄學,才是占星應屬的範疇。2011年6月,北京天文館曾舉辦過一次在占星圈反響極大的活動——“天文與占星的對話”。當年,南方周末對此事的報道中,最抓眼球的一句話莫過於“一名支持占星的年輕男子在得知身旁的女子不相信占星後,拒絕與她乘坐同一部電梯”。多麼生動的“敵對”陣營的寫照。   這場對話的雙方,分別是北京天文館館長朱進和美國資深職業占星師大衛·瑞雷。3年多後,當記者再次向朱進館長提及這場對話,這位心直口快的天文學家直接用“騙人和胡扯”來總結占星術。   朱進不否認占星在操作層面上是與天文有關係的:“你出生的時間、地點,出生時的行星、太陽、月亮等在天上的位置,這個是跟天文有關係的。”但他認為占星的理論基礎是站不住腳的。“比如占星認為,金星跟你的愛情、婚姻等有關,類似這樣的假設沒有任何依據。他們是用了貌似科學的辦法去推測。但是科學已經證明,除了太陽某些時候會對人類有影響,或某個小行星砸到地球,行星和恆星的位置、運動對人類肯定是沒有影響的。”   在這個問題上,占星愛好者們的解釋是,星體對應的人生命題的規律是在日積月累的實踐案例中得出,並被不斷印證的。“得出這個規律,用到過去的人身上發現也行得通,逐漸就形成了一套理論體系。”dogcatcher 如是解釋。   的確,占星更像是一種試圖解釋偶然背後必然性的“藝術”形式,它不具備科學應有的可反覆驗證性。但真準也好、巧合也罷,當占星說中你的一些事後,多多少少會被震撼到。   在火星的執業生涯中,就有過一次“準得嚇人”的案例。“我本身是不給小朋友看盤的,但有一位母親找到我,說她的孩子不斷嘔吐,查了兩個月查不出病因,我破例給這個孩子看了。”火星看過孩子的星盤後,推斷病癥可能在腸胃或臀部,她還把星盤給倫敦占星學院創始人蘇·湯普金看了,湯普金推斷問題可能出在骨骼、膝蓋處。之後,孩子的母親針對她們提出的位置給孩子做了詳細檢查,醫院最終的結論是盆骨的骨頭裡長瘤,壓迫神經引發嘔吐,這恰恰是兩位占星師結論的結合。   占星這一行   咨詢費:900元一次不算貴   8月17日,錦江樂園地鐵站上商務樓的一間時租教室里,dogcatcher 站在講臺上,不過聽課的並不是他的學生,而是一群和他一樣的占星愛好者。這是dogcatcher和他的小伙伴們發起的“夏季占星講壇”。   同一個周末,在浦東,還有另一場占星講壇同樣吸引了不少愛好者。在這類占星愛好者的聚會上,不僅有像dogcatcher這樣的占星學愛好者,還有很多辭掉工作全職占星的“大師”過來分享心得。   火星就是這樣一位全職占星師。自2004年開始接觸占星,她出道10年,不僅已成為圈內有名的大師級人物,而且還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積累了一定的客戶和人脈,每小時的咨詢費用高達600元,咨詢一次一般需要1.5小時,來找她看盤依舊需要提前預約。“這個價格很正常”是記者接觸到的數位占星愛好者對此的評價。火星自己也說,其實可以開價更高,但不想因為價格嚇走基層的客戶。“我們付出也很多,你看我看的這些書,幾乎每本都是100元朝上的。”火星指了指滿滿一架子的“天書”,其中不少都是原版的英文讀物。   “要學占星,天文、地理、物理知識都要懂一點,要知道赤尾平行什麼意思,對數表看不懂,星曆表就看不懂。還要有一點希腊語基礎,因為星座的名詞都是由希腊語演變而來的。”文科生火星撿起大學里都未曾翻過的高數書,硬是一點點啃懂了。   考證:占星師考試6小時   去年,一直靠自學成才、實戰累積經驗的火星參加了一項學院派味道更濃的考試——ISAR資質認證。“不是為了拿證書,是想看看自己和學院派有什麼區別。”   ISAR,是國際占星研究協會的簡稱,總部在美國,去年第一次被引進中國,吸引了30多位占星愛好者報考,其中19人通過。“幾乎考了整整一天,除了吃飯上廁所,做了6個小時的題。300道選擇題,其餘都是文字解答題,有案例題,考合盤等等。題量非常非常大。題目是國外老師出的,翻譯成中文試卷,考生用中文答題。”回憶起那場考試,火星覺得不僅考腦力更是考體力。   占星咨詢師丁宏就是通過考試的19人之一。據她介紹,ISAR考試強度的確非常大,超過她以前經歷過的倫敦占星學院(簡稱LSA)的考試。“除了占星能力考試,還需要參加咨詢技巧培訓、道德意識培訓及考試,以及選修三門選修課後,才能取得ISAR占星師認證證書。”   據瞭解,ISAR考試在國際上並非唯一的執業資質考試,不過在國內,有如此規模的協會資質認證還是第一遭。   英國學占星還能拿學位   作為一個把占星當做自己第一份全職工作的占星愛好者,上海人丁宏曾經歷一段背井離鄉學占星的奇趣旅程。在復旦讀完本科後,丁宏赴英國攻讀文化傳媒方面的碩士學位,在倫敦求學期間,接觸到了倫敦占星學院。   “占星在英國也還只是一種亞文化,和中國一樣,大部分英國人也不完全知道占星為何物,最多看看八卦版面的太陽星座娛樂占星。不過即使是這般小眾的占星學,在西方竟然做得相當專業,比如,英國有很多占星學校,除了我讀的LSA,還有著名占星師Liz Greene創立的心理占星學院、歷史更悠久的英國占星學院,以及提供文化天文學與占星碩士學位的威爾士大學等。除此以外,英國還有占星行業協會,還會定期舉辦規模盛大的占星大會,定期出版占星刊物,更別提不同流派的各類占星著作……”   雖然在英國學了兩年占星,丁宏一開始也並沒打算就此營生。直到有一天在北京若道的網站上看到招聘,她才意識到“原來可以做占星”,然後直接從倫敦飛北京,並且工作至今。“當時我親戚朋友都驚獃了,對於這麼個‘奇葩’的決定,每次回想起來都覺得是宇宙神器的安排。”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